• “厦门当代系”陨落:两家公司濒临退市 一家公司易主
    发布日期:2021-09-24 21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A股市场上,曾经活跃着两个“当代系”,一个是“武汉当代系”,另一个是“厦门当代系”。艾路明执掌的武汉当代如今依然活跃在资本市场,而王春芳执掌的厦门当代却早已陨落:被江西国资入主,当代东方和厦华电子持股不断被拍卖或减持,控股权岌岌可危。如今看来,厦门当代系的强势入主和抽身离去,最终却给投资者留下了一地鸡毛。

  王春芳,男,1969年出生。现任厦门当代投资集团董事长兼总裁。www.702118b.com,36岁时,王春芳成为一家房地产公司——厦门当代置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。

  2010年,王春芳正是以这家公司为平台,成功拿下大同水泥(当代东方曾用名),成为实际控制人,并以此为起点,仅用3年时间先后斩获*ST厦华、控股权,当代系就此形成。

  厦门当代由王书同、王春芳父子二人控制,而厦门当代的核心公司——当代东方正是借壳水泥而来。

  因经营不善,发生借款合同纠纷,2003年大同集团所持水泥1.22亿股被司法冻结并进行拍卖。2010年底,厦门当代以6475万元拍得的其中6240万股(占总股本的29.99%)完成过户,厦门当代正式成为控股股东。

  2013年,同样是在被收购方经营不善的背景下,厦门当代以2.91亿元的价格拿下17.03%的持股,成为第一大股东。

  2013年,厦华电子原控股股东华映吴江将所持14.07%股份分别转让给了厦门鑫汇、北京德昌行及王玲玲,而前两者的实际控制人即为王春芳之妹王玲玲;随后,华映光电将所持8.02%表决权托委托给厦门鑫汇。转让完成后,王玲玲合计手握22.09%公司表决权。

  2016年3月,王春芳从建发集团手中获得厦华电子5%股份,王玲玲旗下的厦门鑫汇又再度受让了华映光电及其一致行动人6.18%的股权。

  经过两年多的资本运作,厦门当代总计拿下厦华电子25.25%股份,其实控人的地位进一步得到稳固。

  从厦门当代入主的公司来看,不管是大同水泥、国旅联合还是厦华电子,其被入主时经营均不佳,部分公司原大股东还深陷诉讼。此外,这三家公司还具备大股东持股比例较低、股东持股分散、市值普遍较小等特征。

  从当代东方到国旅联合、厦华电子,厦门当代前后用了六年时间,终于完成了其在资本市场的布局。自此,“厦门当代系”开始扬名立万。

  在厦门当代对这三家公司控股后,市场一度对其寄予厚望。然而,从最近几年来看,三家公司业绩不但未能扭转颓势,甚至部分公司亏损金额惊人。

  如当代东方2018年和2019年的亏损额分别高达16亿元和6.3亿元。公司在易主后开始了跨界转型。2014年和2016年,当代东方分别并购了东阳盟将威影视和北京华彩天地;2018年,当代东方对这两家公司所形成的商誉计提了9.5亿元商誉减值准备,再加上存货减值和坏账损失,导致2018年巨亏16亿元。

  去年,当代东方虽然实现归母净利润2469万元实现了扭亏。然而,如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,公司依然亏损1.36亿元,因此仍然未能摘掉ST的帽子。

  在厦门当代入主后,国旅联合也曾转型体育、文化等。2017年9月12日,国旅联合抛出重大资产重组草案,拟以4.95亿元的价格重组度势体育,此次收购溢价高达6倍。然而,2018年2月,证监会否决了此次重组方案。

  厦门当代接盘国旅联合之前,公司刚在2013年实现盈利,顺利摘帽。然而,自2014年至2017年,厦门当代掌舵国旅联合期间,公司的业绩并没有明显改善。数据显示,公司2014年亏损1.66亿元,2015年勉强扭亏后2016年又亏损1.63亿元,2017年再度勉强扭亏后2018年再度亏损0.84亿元,2019年公司又亏损1.9亿元。

  厦华电子在被入主后也曾筹划向互联网金融、大数据等转型。2015年,公司宣布重组火爆云进入TMT行业。然而,在签订框架协议的情况下,公司选择放弃并将重组目标转向爱财网络,进行互联网金融。然而,在签订投资合作意向书后重组又告吹。2016年,公司又宣布斥资18亿元重组数联铭品,进军大数据。然而,此次重组2017年1月宣布终止。

  折腾了几年,厦华电子业绩却每况愈下。财务数据显示,公司2017年至2020年扣非净利润全部亏损,公司至今仍是披星戴帽。

  如今回过头来看,王春芳执掌的厦门当代似乎更擅长重组收购,对经营方面却无能为力。

  由于经营不佳,厦门当代被迫转让国旅联合控股权。2019年1月17日,国旅联合14.57%股权完成股权转让过户,厦门当代出局,江西旅游集团入主,成为控股股东。

  虽然厦门当代放弃控股权,但并未完全退出。当代旅游和金汇丰盈继续保持一致行动,合计持有国旅联合14.44%股权,持股比例仅次于江西旅游集团。

  国旅联合这场实际控制权变更并非一帆风顺。在股权转让推进之际,厦门当代所持的公司股权曾悉数被司法冻结。

  这缘于厦门当代掌门人王春芳涉及的一场债务纠纷。据公司2019年初公告,因王春芳未能及时归还1538.6万元欠款,债权人遂向法院申请执行冻结厦门当代所持资产,由当代资管持有的国旅联合股份均被冻结。随后不久,双方终于和解。

  *ST当代和如今虽然并未易主,但厦门当代持有的股权却频频被减持,而这两家公司也徘徊在退市边缘。

  今年3月,公告,太平洋证券根据法院作出的执行通知书,将对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先锋亚太所持1481万股通过集中竞价、大宗交易以及司法处置过户等方式进行处置。华创证券也宣布将对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当代集团所持1213.8万股处置。

  1月,公告,华创证券将根据法院作出的执行通知书,继续对实控人王玲玲旗下的北京德昌行所持1451万股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处置,上述拟处置股份占总股本的2.77%。

  曾经打造出“厦门当代系”的王氏家族,如今一家公司已易主,另两家公司控股权已岌岌可危,不得不让人唏嘘不已。

Power by DedeCms